我为什么不同情围堵徐明星的维权者

2018-10-12 11:53:00

来源: 链向财经

“徐明星,还我血汗钱!徐明星。还我血汗钱!!”一八尺男儿跪在地上声泪并茂用近乎哀求的声音祈求徐明星还血汗钱!

 

好事者用视频拍下传播到各个社群、微博、公众号,一时间各媒体网站又开始一波声讨OK的文章。徐明星再次成为众人的靶心,任谁都可以往他身上插几刀。舆论的力量总是偏向于弱者,我弱我有理成为各位正义人士道德绑架他人的武器,你是恃强凌弱,你是坏人!但是在这件事当中,真的有绝对的强者和弱者吗?我看到的只有投机者和庄家。

 

记忆当中徐明星就今年已经被维权了不下八次。最轰动的一次要数著名的梗“敌敌畏”事件,看过敌敌畏事件那篇文章的朋友可能都感到触目惊心,对维权人深表同情。曾经我也一度在舆论的煽动之下,认为害人家破人亡的徐明星十恶不赦,非常同情维权者。

 

但在这类事件发生反复上演后,我发现在这个投机的市场不存在绝对的受害者。上一次以太坊大跌,一群人建立所谓的维权群声讨Vitalik Buterin。言辞之中不乏人身安全威胁,更有心狠手辣的扬言众筹资金到暗网雇佣杀掉Vitalik Buterin。

 

针对此事,Bigone的老猫还特地发圈点评。

 

 

甚至在V神出席香港某大会的现场也出现了维权者,在区块链行业维权似乎变成了一个习惯性的事情。赚钱了全靠自己的本事,亏钱了我要维权。这个世界若是有只赚不赔的买卖,请问哪来的贫富差距?
 

回顾OK的几次维权事件,先从最著名的一次看。

 

 

2018年3月敌敌畏事件。事件当事人杨勇,在OKcoin和OKex上,他总计损失了超1100万元。他8个月的孩子过世,妻子提出离婚,公司岌岌可危。2017年5月通过网络无意中发现比特币暴涨,5月中旬,他首次买入就被爆仓,一个月的时间,他亏损超过300万元。亏损之后他并没有及时止损,反而是认为是自己资金不足,运气不足的原因,虽然他向家人保证再也不碰合约交易,但是他还是想碰运气,后面直接亏掉了700多万。他开始研究,发现OKcoin的合约交易,如果加20倍杠杆,5分钟内能上下浮动300%,这显然不正常。他开始跟几个同样亏损惨重的人一起组织维权。

 

在后续的媒体采访当中他向媒体述说了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亏损到一千多万的,在3月24日他拿着敌敌畏闯上OK,这维权闹剧达到了高潮;随后通天的稿子将矛头指向了OK,众人的情绪被触发到了顶点。回想过往在OK投资亏钱的经历,大家迫不及待地站出来声讨OK。然而维权者身上到底有没有责任?没人感兴趣。

 

第二次,9月11日大批维权者围堵了在上海出差的徐明星,徐明星被带去派出所协助调查。这一次又是一大波的声讨文章,集体声讨OKEX。有趣的是在这一次事件当中虎嗅网报道了此事,文章里的有这么一段话:

 

“为数众多的OKEx用户多次在“宕机”中被爆仓,暴富的美梦惊醒,他们由此走上了维权之路。他们声称国家OKex知法犯法,国家明令禁止不允许在国内开设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在OKEx平台交易之前他们需要上传身份证,进行视频认证、银行卡认证。这就意味着OKEx在完全知道用户身份的情况下,还允许其投资数字货币,显然是知法犯法。

 

所以你们明知道平台不合法,你们还投资,这又是为什么?

 

第三次维权事件,10月11日,有报道称,徐明星昨日10月10日被围堵至OKCoin北京总部,直至11日凌晨仍未离开。传遍社区的下跪维权视频出自这一次。“还我血汗钱”嚎啕之声响彻加密社区。

 

 

纵观三次维权事件,OKEX是不是真的存在“定向爆仓”的问题,这个有待专业的技术分析公司取证。但每一个维权人都是弱者吗?不见得。

 

我们来分析下维权者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究竟是平台的责任有多大?

 

第一次事件的杨勇在看见比特币暴涨的信息后,第一时间玩的不是现货而是选择期货。因为他知道期货虽然风险高但是收益也非常高。想赚大钱的他选择了期货,第一次出师不利后,他没有停手而是选择不断投钱进去。在亏光所有积蓄时还外借两百万继续玩,结果在一个月内三百万全部亏完。他归结为运气问题。在面对财富的诱惑,我们都清楚的知道几乎没有人能够抵住诱惑。杨勇的举动,我们暂且理解为人性使然。然而在后续陆陆续续亏掉了700万,这就是贪婪!赌徒心理,将孩子治病的钱投入赌博游戏当中,这是不负责任,没担当!许诺停手后又继续,这是不守诺言。

 

在这件事情上他不负责任、不守诺言、贪婪、好赌,逐渐将自己推向深渊。家破人亡令人唏嘘,让人新生怜悯,但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二件维权事件维权者声称OKex知法犯法,那在明知一个平台不合法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投身进去的维权人又该怎么定义自己?我们先来看一下国家为了禁止投资虚拟货币做过的工作。

 

 

在如此强硬的政策之下,相信没有人不知道虚拟货币交易存在的风险吧,华尔街投资名言中有这么一句话:投资的基本建立在详细的风险计算和投资酬率的掌握之上。维权的投资人常常向媒体控诉在自己亏损惨重之后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的惨状。在投资之前有没有想过风险,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承担一切的后果?

 

人性贪婪,在种种的维权事件背后;我们不愿意去过多的指责维权人的贪婪、维权人输不起。不指责不代表所有的维权人值得我们同情。高估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是不是错的?过度逐利是不是有错?其实都没有错,错就错在没有担当。在最坏的事情发生之后将所有过错推卸到平台上,平台固然有一部分责任,然而自己真的没有一点责任吗?

 

在投机者的世界里没有人有资格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