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回收产业的独角兽机会在哪里?

2019.07.12 02:31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唐亚华 苏琦

编辑 | 苏琦



“我确实是被垃圾分类‘逼疯’的一员。最痛苦的不是对垃圾进行分类,而是垃圾投放对于时间和地点的限制。”家住上海的董琪在燃次元沙龙现场无奈地表示,定时定点是上海市民目前在垃圾分类上遇到的最大痛点,他希望能有企业帮助他“恢复到以前的生活状态”。

 

垃圾分类在上海先行以后,陡然上升为全民热议的话题。不仅上海,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底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都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其中既有痛点,又有机会。

 

分类垃圾桶、垃圾分类识别应用、代扔垃圾业务、商超去骨去皮业务在短时间内已经跟上步伐,下一步,还有哪些商业模式待解锁?长久的生活消费习惯与市场惯性将会带来哪些难题?

 

针对这些热点问题,7月11日下午,燃财经在北京举办以“垃圾扔出新风口”为主题的燃次元沙龙活动,自然资源部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贵生不惑创投创始合伙人李祝捷峰瑞资本副总裁马睿闲豆回收CEO方浩爱分类总经理徐源鸿上海市民代表、唯栎电子VP董琪参与了此次沙龙。



参会嘉宾一致认为,垃圾必须分类已是社会共识,相关产品与服务相对空缺的市场现状也带给创业者丰富的想象空间。正如不惑创投李祝捷所说,投资和创业是跟随确定性的趋势做确定性的事情,目前这个趋势已经发生,行业还没有跑出独角兽,潜力巨大。

 

具体来说,环卫设备与服务、垃圾分类新模式以及相关的新型产业链都将被带动。但同时,垃圾产业是门慢生意,改变与培养居民消费习惯、打磨商业模式、企业规模化发展以及行业资质与牌照瓶颈,都将是其要面临的挑战。

 


环境倒逼、政策引导

垃圾分类大势已来

 

垃圾分类,是形式所迫也是大势所趋。

 

无论国外还是国内,都在遭遇垃圾围城。据统计,中国每年生产10亿吨垃圾,5亿吨的生活垃圾中,城市生活垃圾有3.18亿吨,并且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目前全国城市垃圾累计堆积量已达80亿吨,占地80多万亩,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陷入垃圾包围中。

 

另外,垃圾产业商业价值巨大。在市场规模上,环卫装备大概有300亿左右;传统的运营服务,比如清扫街道,则有2000多亿;环卫产业及周边服务,包括信息化、自动化、细项的分选回收有50亿左右的市场规模。

 

从立法层面来看,垃圾分类制度已编入法律,相关法律法规包括《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各地方法规和规章条例也相继出台,2017年以来,上海、厦门、西宁、广州、深圳等地分别发布了垃圾分类地方性立法,2019年7月1日,上海开始施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近日,北京市城管委称,《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


垃圾分类作为垃圾处理行业的最前端,对垃圾处理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有重要作用。峰瑞资本副总裁马睿指出,目前每年垃圾产量庞大,焚烧厂和填埋场都很难再建,后端处理压力非常大的情况下,前端一定要减量。


峰瑞资本副总裁马睿(中

 

爱分类总经理徐源鸿指出,可回收物的利用率可以高达70%以上,但是现在实际回收的利用率仅为15%,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垃圾的市场规模非常庞大,行业一定会出现独角兽。

 

空间巨大而目前的垃圾分类前端严重缺失,爱分类总经理徐源鸿提到,北美有三家市值超过250亿美金的再生资源回收和处理的公司,国内包括光大金控、北京环卫等公司做的都是再生资源,还有一些冶炼厂、造纸厂等都是处理废铁、废塑料等后端处理的公司,但在前端,企业分散,很少有规模化的公司。

 

可喜的是,上海已经走在了垃圾分类的前面。自然资源部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贵生提到,目前垃圾分类虽然是在行政机关的促进和带动下推行,但未来整个产业会发展成为一种市场行为,催生出庞大的产业链。


自然资源部法律顾问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贵生


他提到,截至7月6日,上海城管执法已经出动了执法人员17800余人,开展执法检查9600次,采购的项目主要在现场督导、绿色账户、两网融合、第三方兼管、定点定时投放等五大类。“两网融合指的是城建网负责公共区域的垃圾的处置,商业网可以通过采购服务交给商业企业来运行,两个网络平行运行。”

 

种种因素加持,垃圾分类走上风口也是必然。



垃圾分类回收行业迎来拐点

有三大投资机会

 

事实上,垃圾回收行业发展已久,已经经历过三次“风口”。2012年电子回收行业风起,包括爱回收、回收宝等在内的一批企业,抢占先机率先发展起来;第二个风口是在2015年,O2O带动很多上门回收再生资源的公司,闲豆便是其中一家;再到今年7月,上海正式开始实行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助推了垃圾分类的新风口。

 

纵观整个产业链,从前端的垃圾回收,到后端的物流、仓储领域,不管是在社区,还是校园、酒店、写字楼以及商业区,都存在很多创业的新机会。闲豆回收CEO方浩认为,在消费级垃圾之外,还有车辆轮胎、铅蓄电池等工业垃圾也大有机会,“会有一些兴奋和喜悦,这个行业需要很多同行一起来把事情做好。”

 

自2015年创业至今,闲豆回收已走过4年,完成四轮共计超过2亿元的融资。作为一个企业级再生资源回收服务及交易平台,它打破交易过程中的价格不透明、物流资源难找、付款不及时等问题,用互联网改善传统再生资源利用状况。

 

回想过去,行业不仅不被看好,甚至都有些被看不起。自称是“废二代”的爱分类总经理徐源鸿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这个行业,惊喜之余有些诧异。


爱分类总经理徐源鸿

 

为了简化垃圾分类的标准,徐源鸿创建了爱分类的“一网二分三全四流五制”模式,即通过互联网预约,将垃圾简单分为干湿垃圾两类,再细分成50类后,经过打包压缩处理送到玻璃厂和塑料厂。目前其用户规模为13万户、39万人,预计到今年底用户规模将突破100万户、300万人。

 

目前看来,国内环卫市场还很不成熟。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垃圾的产生量与清运量跟发达国家比起来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中国人均固废清运量仅为美国的1/3。其次,我国环卫的市场化程度不到30%,还处于政策制定的阶段。相比而言,污水处理、固废处置市场化程度已经达到80%以上。污水处理已经开始执行使用者付费了,未来国家肯定会执行固废垃圾的使用者付费制度。

 

行业正处在一个装备化、智能化的拐点,现在中国环卫产业人力成本占到总成本的70%,未来会有大量的设备取代人,核心成本也将随之发生变化。外,该产业目前的毛利率只有8%-10%,基本不盈利。


不惑创投创始合伙人李祝捷(右)


正因为市场不成熟,某投资人表示,在环卫新装备、环卫服务、环卫新模式三大方向上,也有更多投资机会。


不仅传统的环卫装备市场未来会扩大一倍,环卫新装备市场,包括智能化、自动化等交叉结合运用在环保领域的技术,也值得投资。而环卫服务这一环节,商业模式清晰、客户稳定、现金流充沛,未来两三年就会有一些上市公司出现。


环卫未来的核心资产是环卫车,这种标准化、可移动的资产结合金融手段将会演化出很多新的商业模式,但现有环保企业还没有脱离固有的组织形态。新的产业要素出现可以让环卫有更好的组织形式,提升效率、结合资本,在商业模式上或将出现颠覆性的创新。



生活习惯和盈利模式难题仍需突破

 

国家政策的推动,加上资本的催熟,垃圾回收即将加速迎来行业变革,潜力巨大,但“垃圾”创业是一门慢生意,目前来看还面临各式各样的问题。


生活习惯的改变是第一道拦路虎。上海热心市民董琪就表示,自己确实快被垃圾分类逼疯了。“不仅只能在早上9点钟和晚上18点钟扔垃圾,而且小区只在花园设有一个投放点,周围四洒的厨余汁水已经把花园弄得臭气熏天。”他支持垃圾分类,但呼吁垃圾分类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希望定时定点的要求能有所变通。

 

上海市民代表、唯栎电子VP董琪(左


对于这个问题,本来就是做垃圾分类回收的创业者徐源鸿表示,“我觉得好的模式、好的机制,比强行养成习惯更重要。”他拿自己前几年去台湾参加跨年演唱会的经历举例。


那场演唱会得全程站三个小时,一行人买了肯德基拎着吃,吃完就惯性想往地上扔。只见有一个人举着一个电子屏,上面写着“有垃圾,请递给我”,然后他们就按要求递给前面的人,前面的人再投进垃圾袋里,垃圾就这样被回收了。“我们每天垃圾分类很累,光靠自觉意识很难养成习惯,最重要的是要有很好的配套措施,才能建立长效机制。”


居民改变习惯的事,如果不强制实行,改变起来很慢。“不管是用硬件还是模式去养成居民的习惯,这里面有很多大的机会。”峰瑞资本副总裁马睿称,这个行业中国至今还没有四五百亿市值的公司,谁能够做到所有居民的垃圾都归你收,每个都给你交一份钱,加起来就是巨大无比的生意。


闲豆回收CEO方浩


但要想把垃圾回收做成一门生意,还有许多难点要突破,其一便是规模化。闲豆CEO方浩称:“垃圾回收领域都是小而散的,所有团队都需要自己培养”。此外,还有规范化的难题,“在北京、上海等地,再生资源回收的营业执照已经不能注册了,如果没有营业执照,便谈不上规范化。此外在回收垃圾时有支付环节,除了大型集团公司外,个体人员没法开发票,这个问题不解决,规范化也无从谈起。”


创业不可避免的还有盈利模式问题,很多投资人一上来就看数据,看账能不能算过来。因此,如何挑选客户群就显得尤为重要。闲豆一开始就选择了高频刚需、高客单价、高毛利的企业级客户,比如说大型的连锁超市,例如物美、家乐福;沿街的商铺,例如百果园;还有京东、小米等大公司。


选择企业级客户群体,天然就包含更多盈利的可能性,收的多,卖的多,毛利高,去覆盖履约成本。而B端的痛点在于,光做一个环节,市场的上升空间还不够大,为此,爱分类从一开始就切入全链条的运营,不光是做可回收,大件垃圾、有害垃圾、厨余垃圾也都在做。


放眼整个垃圾回收产业链,里面的每一环利润都不高。假如企业替代个人收购者,产生的利润或许并不能覆盖企业的经营成本。但如果有企业能想出合理的模式,既替代了整个回收环节,又能够有合理的利润,中国就有可能产生四五百亿市值的公司。


如今,垃圾必须分类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创业企业除了能为像董琪一样的上海居民提供相关产品与服务外,后端市场也可以对标国外百亿市值的公司进行改造升级。下一个独角兽一定藏在垃圾回收这门大生意中,颠覆性的商业创新正在进行,就看谁能在这一波浪潮中突出重围。



你认为垃圾回收产业的独角兽机会在哪里?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故事,我们会在点赞前三(超过30个)的评论里挑选一位网友,送出一个企查查半年会员。


一手的互联网资讯,丰富的线上线下活动,后台回复“读者”进群,还有每天的红包抽奖哦!文章转载请点击公众号菜单“转载合作”。



燃财经

总篇数85

关注数3

燃财经

燃动新经济。

新闻资讯